上世纪70年代末,我怀揣学校开具的介绍信去工厂报到。初来乍到,看到厂门口的那条长潭路(如今的芙蓉路)能并排跑三辆汽车,我惊叹:好宽的路!

安顿好住的地方,我去纱厂街逛了一圈。从提篮小卖的农妇手里买了二两炒蚕豆,边逛边吃。以为纱厂街有多大,没想到蚕豆还剩一把,街却从头逛到了尾,感觉十分失落。当时的印象就是街道不宽,房子破旧,路面脏乱。只有两个地方让我眼前一亮:一是穿着白肚兜的纱妹子在眼前穿梭,当时就想,日后找对象应该不费力;二是湘纺工人文化宫前那一片水杉树,一棵棵粗壮而且笔直,高得望掉头上的帽子。

原先湘纺的地盘上,最具标志性的建筑是工人文化宫。工人文化宫是一个综合活动中心,是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保护了下来好呀!它矗立在那里,从某种程度上讲,是能让时光驻足,让岁月留痕的,是能给情系湘纺的人们以情感的念想和慰藉的。看到它,人们会感怀吃“大锅饭”的难忘岁月,会忆起纺、织、染一条龙的先进生产线,会想到织女如云形成的亮丽风景。湘纺人,板塘人,乃至众多的湘潭人,对湘纺都怀有一份又爱又怨的复杂情感,且剪不断理还乱。

历史久远的板塘,青春勃发的板塘!

板塘还是那个板塘,板塘早已不是那个板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