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的烟囱都是水泥灰的,要么再古老些的就是砖块红。刷得湛蓝的烟囱,狗子还是头一次见,这蓝底的烟囱上画着一列姿态各异地直向上升腾的白鸟,就更是开了眼了。北方的狗子不由得打心眼里赞叹画这个蓝烟囱的民间艺术家,并且暗自在心里得出两个结论:一、还是南方人懂得点啥叫情调;二、城市里的人总还得有点想象,不然就要像水泥和砖块,活得死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