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

有这样一位莞商,他曾从军三年,被任命为侦察连副班长、班长;获师直属队嘉奖二次,连嘉奖五次,荣立一等战功一次。虽然立了赫赫战功,他从不炫耀,从不邀功,也从不向政府提要求。他说,只有这样才对得起牺牲的战友,“部队培养了我,给了我锻炼机会,比起牺牲的战友,我算不了什么!”

他始终保持着军人的气度和战士的精神。他说,军人有纪律、有组织、有精神、有信仰,就是要能屈能伸能吃苦。退伍后,他放下军营岁月的光环,回到原工作岗位从低做起,后来又两度接受重任艰苦创业,以超乎想象的坚韧和魄力,在陌生的领域大放异彩。

不仅如此,他还坚持培养未来的战士。他将军事化管理的理念贯彻到幼儿园的管理当中,以军人的本色、严明的纪律和高度的责任心,带领专业的人才团队,耳濡目染地教会孩子们独自、坚强和感恩。他希望从小开始培养像他这样能战斗、愿意奉献自己的生命保家卫国的战士。他说,有了国防,我们的国家才会兴旺;有了军人,我们的社会才会安宁。

同时,因为经历过失去,他格外敬畏生命、珍惜生命。他说,安全是最重要的,有安全才有一切,尤其孩子是我们的未来。他的言行中处处透露着对孩子们的关心和喜爱,幼儿园的设施乃至他办公室的家具摆设都是几乎没有尖角的,就是为了防止孩子们会不小心碰伤。

他的文化水平不高,却写了近五万字的回忆录,纪念战场、战友和自己的战士生涯,写下他的怀念与感触。这本名为《军营岁月》的回忆录(敬请期待)还在修改阶段,笔者有幸一睹为快,读来十分动容。八一又至,编辑部特摘选部分内容,以飨读者。

战士,永远都是战士。生命不息,战斗不止。也许会遭受挫折,但永不言败、永不言弃,凭借着战士的精神,继续在蓝天翱翔。

一、退伍回乡

1980年元月,我们穿着没有领章的军服光荣退伍。部队发了70元退伍费,连队干部和战友欢送我们到河南省新安县司令部集中专列闷罐车颠簸旅程回广州。到了广州,带兵干部发给每人33斤全国通用粮票,这是我们一生当中第一次拿到这么多的全国通用粮票,每个人都高兴得跳了起来。拿着到手的粮票和船票,我们与其他县市的战友们道别,纷纷踏上了回乡路,坐上红星193船分别回到东莞各公社、大队、生产队的原工作地方报到。

我带着退伍费和粮票,还有在部队用过的棉被棉衣、棉裤棉鞋,一套绒衣、一套军装、一双军鞋回到汤家。休息几天后,我接到了莞城政府民政办公室的报到通知。“从哪里来,回哪里去”,退伍军人都是没有工作分配的。拿着退伍入单位介绍信,我没向组织提任何要求。1980年1月25日,我回到了原单位——栲胶化工厂做一名普通工人,一干就是五年。从此,我回归到白天去厂里上班、下班回家做手工的家庭队伍中去,家里又多了一名劳动和做手工副业的生力军。

与牺牲的战友相比,我觉得自己已经很幸运了。平静地看待辉煌的过去,只讲奉献,不讲索取,这是作为一个曾经出生入死的退伍军人所应该拥有的胸怀。

我被安排继续和锅炉仔小组一起计件判工,厂里则对锅炉、机械设备和厂房进行拆迁转型,准备搞来料加工毛衣厂。在拆设备、拆砖墙这种高空作业时,我在部队里学会的利用三点固定上爬墙、攀登技能,以及锻炼出来的强壮身体都展现了出来。拆烟囱时,我不用搭排栅,直接爬上顶层用绳索套牢,将螺丝松掉,一节一节的往下吊,用很短的时间就能把烟囱从拆下来。拆砖墩时,我用在部队里学会的爬墙角方法,爬到顶套上绳索,再和锅炉仔同心协力将墙墩拉倒。判工10天完成的工作量,我们用了6天就完成了,可以放假。我和锅炉仔聚在一起谈论分别三年的日日夜夜,通过分享人生经历和回忆,我们相互尊重,重新拉近了距离,关系恢复到我去当兵前的难解难分。烧锅炉是全厂最苦的工种,必须要两人互相配合去完成工序。由于命运,我们走到了一起,锻炼了意志,增强了友谊。其他小组都夸锅炉仔团结力量大。

新车间搞好后,转营毛衣来料加工,成立了莞城毛织一厂、东荣织造厂。我到了东荣织造厂,开始学织毛衣、洗衣、包装的工序,赶货时和工人们一起加班加点甚至通宵,熟练掌握了包装、打包等工序的技巧。我在部队当过副班长,下过厨,略懂烧饭、做面条,每当加班时做夜餐,我就大显身手,得到了工人们的赞许。就这样,我在点滴中和工人们相处,不仅做好本职工作,还做好后勤服务保障,使得员工满意,厂领导满意,港商满意。一步一个脚印,我从一名普通工人逐步升为组长、车间主任、副厂长。1985年,我被提升调动到莞城镇政府工交办,做好上传下达工作,协调政府与工厂之间配合完成下达任务。

敬请关注下期:接受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