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方热电厂烟囱的粉刷工程顺利开始,李国前前期投入了三十多万的资金,除了购买立邦外墙漆之外,施工工具也全部更换,特别是大绳和安全绳,安全带都换成了质量更好,安全性能更高的新品。

在烟囱高处粉刷作业的施工工人共有五人,在高高烟囱上段的外部围成了一个圆圈,先是用手动砂轮机,对烟囱需要粉刷的外立面,进行了简单的打磨,然后认真仔细的把红白的色彩相互间隔着刷涂在烟囱的光滑的混凝土表面。

烟囱的刷涂和楼房外墙面的粉刷有不一样的地方。

楼房的外墙面是水泥砂浆人工用抹板抹平,本身有不太明显的坑洼,所以在外墙乳胶漆的施工中,首先要处理这些坑洼,也就是要打腻子找平,然后用细砂纸把坑洼处找平的腻子打磨,直到光滑为止,这之后才能进行外墙乳胶漆的粉刷。

而烟囱的粉刷就没有打腻子和细砂纸打磨这道工序,因为热电厂的烟囱是钢筋混凝土结构,使用钢模板做模型,把钢筋混凝土夹裹在里面,堆积建筑而成。钢模板的里平面是光滑的,所以施工完成,钢模板拆除后,与钢模板接触的烟囱里外两个平面也是光滑的,只是模板和模板的交接处有不光滑的连接痕迹,如果很明显,在粉刷之前,是需要用手动砂轮机打磨一下,如果不太明显,就不需要打磨,因为在120米左右的高空,在下面和在远处,是根本看不清楚有高低不平之处,所以烟囱的施工在步骤上要比楼房外墙的粉刷要少,可危险系数是楼房外墙施工的若干倍。

没有经历过的人可能不明白,高层建筑物,在设计过程中,为了防震的需要,都是有一个摆动幅度,也就是说,一些高塔,摩天大楼,平时在风的作用下,是有轻微摆动的,当然摆动幅度是有严格的标准,这样的设计是经过几百年的经验和教训积累形成,在相对单薄身材的高烟囱上更为明显,普通人即使不晕高,能爬到一百多米的烟囱顶部,在晃动的烟囱上都不会有站起来的勇气,只会趴在那里。更不用说进行作业。所以说烟囱的施工粉刷预算要高于其它高空作业是绝对有道理的。

在施工的初期,贾尚每天都在工人没到现场之前就来到工地,检查材料的消耗情况,自己施工用具的磨损状况,尤其是对施工大绳,安全绳,安全带等关系工人身家性命的安全用具检查的特别细心,哪怕有一丁点的隐患,都不允许工人再继续使用,马上更换新的交给工人使用。

每天早上和下午开始上班,都随工人顺着烟囱的爬梯,爬上120米烟囱的顶端,检查每位工人大绳的固定端是否结实稳固,安全带和安全绳的使用是否规范。

从事过高空作业的人员,以及接触过高空作业的人员都清楚,使用吊篮的除外,使用坐板的施工工具基本由大绳,大绳上的U型卡环,安全帽,安全绳,安全带,坐板构成。使用的腻子粉,油漆等,挂在坐板两侧的铁钩上,大绳的作用是承担人体的重量,在大绳上U型卡环推送下,人体下滑,当停止推送,并把大绳绕到卡环的一侧时,坐板就被固定大绳和卡环上,开始施工作业,如此反复。

安全绳是随大绳固定在顶端,是大绳的一根副绳,安全带是绑在工人身上,并有卡扣固定在安全绳上,这些都是起双保险的作用,即使高空作业中,其中的一个用具出现断裂的状况,另一个安全措施也能保证工人的人身安全。

在实际施工中,有些工人图简单,嫌麻烦,虽然也背上了安全带,可并不把安全带的卡扣卡在安全绳上,因为每次下降的时候,不但要松动大绳和U型环,还要松开和挪动卡环在安全绳上的位置,因而有很大一部分高空作业人员只是把安全带背在身上装样子,不卡在安全绳上,不理会所有的安全条例,把自己的生命安全当作儿戏。

贾尚每天上班施工都亲自检查,也是唯恐出现一点问题。当然项目部也是派出监理人员每天都盯在现场,可监理都是中年人,根本爬不上120米的烟囱,上面的施工状况和安全措施,在下面看不出来问题。

随着工程的顺利进行,红白圆环已经粉刷了大半,大方热电厂几个大字也已经由美术社雕刻裁剪完毕,整个工程也完成了将近一半。

因为顺利,人也就放松了警惕性,首先从贾尚开始,将近二十天的忍耐,他的赌虫和风流的种子实在无法压制,贾尚把工地交给了他弟弟管理,自己又一头扎进了赌场和李优的风流窝里每天缠绵,乐不思蜀。施工工地只是偶尔去打转一下。

“所有的风险都来自于麻痹。”这句话是千古的真理,在人们都放松警惕的时候,事故就会悄然发生。

这一天天气阴,有小风吹拂,五个施工工人在贾尚弟弟的安排下,爬上烟囱顶部,继续着红白圆环的粉刷,监理人员也一如既往的在烟囱下面瞭望着烟囱上部。

天气预报报道,最近这几天好力河地区天气以阴为主,没有降水。风力二到三级,有时偏大。这样的天气从理论上来说,不影响高空作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