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年轻人必须具备的必杀技是啥?

抱好房东大腿以免涨租?体会领导眼色及时应对?地铁人群缝隙中站稳脚跟?

都不是!!!Top One技能必须是摄影好不好?!毕竟当代都市青年可是更注重线上生活的族群。(现实生活已经惨兮兮,还不允许人家在朋友圈风生水起吗?)

在这种大形势下,文青都懂点摄影也不稀奇了。但是!今天文景君想提醒各位:如果爱好摄影的你,不知道阿拉·古勒这个名字,可真是要好好补补课了~

[土耳其]阿拉·古勒

1928.8.16—2018.10.18

阿拉·古勒是谁?

阿拉·古勒是土耳其最具国际声望的摄影师,也是第一位成为美国杂志摄影师协会(ASMP)会员的土耳其人。1962年,他获得德国“徕卡大师”奖,1968年在英国出版的《英国摄影年鉴》中,阿拉·古勒被评为“世界七大摄影师之一”。

阿拉·古勒

他拍摄过许多政治家和艺术家,包括丘吉尔、甘地、罗素、希区柯克、安塞尔·亚当斯、萨尔瓦多·达利、巴勃罗·毕加索,以及同为土耳其之光的诺奖作家帕慕克。

阿拉·古勒在自己拍摄的毕加索像前

阿拉·古勒和帕慕克

阿拉·古勒是帕慕克最喜欢的摄影师,在新版的《伊斯坦布尔:一座城市的记忆》中,帕慕克选取了大量阿拉·古勒拍摄的伊斯坦布尔的图片。在为其摄影集作的序言中,帕慕克称:

“阿拉·古勒最伟大的成就,是为上百万的人保存了这个城市丰富而诗意的视觉记忆。每次我细细观看古勒的伊斯坦布尔照片时,我都会有一种奔回书桌去书写这个城市的冲动。”

阿拉·古勒葬礼,图片来自亚美尼亚公共广播网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称他是“土耳其摄影艺术界最伟大的名字之一”。在上周六(10.20)举办的葬礼中,土耳其副总统奥克塔表达了哀悼,称阿拉·古勒激励了很多土耳其摄影师,“我们将永远心存敬意地怀念这位著名的艺术家”。

帕慕克:他保存了这座城市的诗意

节选自《阿拉•古勒的伊斯坦布尔》“序言”

奥尔罕•帕慕克/文

邓金明/译

阿拉·古勒作品,选入帕慕克《伊斯坦布尔》一书中,下同

阿拉·古勒的伊斯坦布尔,也是我的伊斯坦布尔。这是我生活的城市,也是我熟悉或自认为熟悉的城市。在我眼中,它是遗世独立的世界,也是我难以分割的部分。1950至1960年代的伊斯坦布尔——那里的大街、便道、店铺和脏兮兮的没人管的工厂;那里的船只、马车、巴士、云霭、私人及公共出租车、楼房、大桥、烟囱、薄雾和人;还有隐匿其间一眼难以看穿的灵魂——没什么能比阿拉·古勒的照片更好地对它加以记录、保存和保护的了。

当古勒谈起他那些数量庞大、包罗万象的照片——他或许宁愿简单地称之为他的“档案”——他更愿把自己的工作描述为新闻记录,而不是艺术。他并不爱夸夸其谈,这可能源于我在很多天才艺术家身上都见过的那种谦逊。也许吧,他们都希望对那种被视为艺术家特权的矫揉造作的优雅敬而远之。古勒一直坚认摄影不是艺术。他谦虚地提醒我们注意,他的记录性作品所蕴含的力量和广博,同样奇妙。他是对的。

但这并没有掩盖这样一个事实,那就是我们通常认为的,与艺术相关的一切——以及所有那些天生的艺术家都具有的品质——在古勒的作品里,都大量存在着。当人们头一次看到古勒的伊斯坦布尔照片时,他或是她会马上注意到,它们有一致的风格和鲜明的特征。

多年来,每当我端详这些照片,我都会问自己,我看到的有多少是来自城市本身,又有多少是来自摄影师专注的眼睛呢?这是因为很大程度上,我是在以这些照片同样的视角观看这个城市吗?这是个难以回答的问题。或许这是因为古勒想抓住的是伊斯坦布尔的灵魂,而不是它偶然的外在,也因为他一直以新闻摄影的方式来从事摄影吧。

古勒的一些照片,我看过太多次了,以至于常把它们和我的伊斯坦布尔记忆混在一起。就像时隔多年后,人们常常会相信梦中所见实际上发生过,把它当成真实记忆一样。看着这些照片,我常会对自己说,“我来过,我也看过,我在那里。是的,它就是我看到的那样。”

这些感受,与其说指向阿拉·古勒的伊斯坦布尔,不如说指向往昔岁月中的伊斯坦布尔、一种重新连接我记忆的个人努力,让我相信我看到的,并非一个摄影家的“艺术”,而是生活本身。古勒的伊斯坦布尔照片提醒我,这座城市经历了多少的沧桑巨变,同时又如此的亘古不变。

比如那些渔民,古勒多次拍过他们。老的渔人码头,城市边缘的渔村,撒进大海的渔网——这些不再像往昔那样,是我们日常生活的部分了。

对那些对临海生活还有快乐记忆的伊斯坦布尔居民来说,古勒的照片唤起了另外一种极大的乐趣:观看博斯普鲁斯海峡的往来船只。但我这里想谈的,是根据轮廓、烟囱以及它们在水中的矗立方式来辨认城市渡口的乐趣;观看那些大烟囱制造的劣质煤烟在天空摇曳生姿的乐趣;观察铅色的薄雾画画一般描摹城市轮廓的乐趣。

比方说,让我们来看一张著名的照片——对伊斯坦布尔居民来说再熟悉不过了——26号埃德内卡皮—巴切卡皮线路电车在风雪之中,等待马车夫将马车赶离鹅卵石街道。每次看到这个情境,它作为我伊斯坦布尔童年时光的完美化身,就会打动我。这些图像的价值并不在于它们的历史魅力,而在于它们通过匆匆一瞥,赋予城市以灵魂。

这些照片好像在说,“是的,伊斯坦布尔有无穷美景——但那里的人是第一位的。”阿拉·古勒把这座城市的景致呈现在我们眼前,但让我们怦然心动的,是生活在那里的人。

任何人都会被古勒那些贫民区照片所留下的强烈印象所打动——马车沿着泥泞的街道奋力向前,垮掉的城墙,破烂的木房,废墟一样的老宅。在这里,我们看到了1950到1960年代伊斯坦布尔的城市肌理,城市历史的各个层面混合在一起,慢慢走向衰落。

我们能从古勒关注街头小贩的方式看到这一点。那些小贩带着重重的铜壶、锌水罐,奋力推着他们的手推车,看起来像这个城市一样厌倦和疲乏。但就像他们走过的大街以及他们叫卖货品的便道和后街的老房子一样,这些街头小贩让我们感受到了城市的喧闹,它的能量还有它的生命力。

那些倚在半掩门口眺望街头的女人们的脸,还有那些古勒喜欢看他们跑来跑去的孩子们的脸,我们能得到一个强烈印象:在这个城市里,一切从未停止。

阿拉·古勒最伟大的成就,是为上百万人保存了这个城市丰富而诗意的视觉记忆。每当我细细观看古勒的伊斯坦布尔照片时,我都会有一种奔回书桌去书写这个城市的冲动。

《阿拉•古勒的伊斯坦布尔》

文景即将推出,敬请期待!

《伊斯坦布尔》

[土耳其] 奥尔罕·帕慕克 著

何佩桦 译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奥尔罕·帕慕克

深情书写故乡伊斯坦布尔

独家收录450幅照片及帕慕克新写长文序言

完整呈现帕慕克家族和城市的所有记忆

设为星标,更快找到文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