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痛恨用情不专,一脚踏两船。说来说去,是认为做人做事还是要讲个“信”字。

人无信不立,诚信为人之本。与诚信相伴而来的,是承诺、是忠诚,从一而终,至死不渝。子曰:言必诚信,行必忠正。

婚前说好白头偕老,就不要偷偷去焗油。

环评报告写了废气水洗,也莫擅自建焚烧炉。

当然,世事无绝对。若确实不爱了,项目有重大变更,也可协议离婚,重新报批,一切皆好商量,只要不脚踏两船、自作主张。

袁世凯窃国,孙中山二次革命失败以后逃亡日本,成了自己手创民国的通缉对象。那时他重新建立中华革命党,却与黄兴闹掰了,一时间愁肠百结。

宋庆龄的适时出现,驱却了他心头的阴翳。这个少女的真情仰慕与告白,使戎马半生的孙中山重新燃起了爱的火苗,虽然年纪悬殊,但共同的革命理想把两颗心捆绑在了一起,他们从相知相爱到谈婚论嫁。

孙中山推翻满清,创立民国,当过临时大总统,早已是名满天下的大人物,虽然他弱冠时已娶妻卢氏,此时若执意与宋氏结合,也无人敢阻。

何况民国初年,旧习犹存,三妻四妾蔚然成风,是名豪富贾的标配,军阀张作霖还有六房太太呢。

但孙先生岂是军阀等辈可比肩。虽然宋庆龄不顾父亲反对,决意要嫁他,他仍然在日本修书给原配卢慕贞,征求她的意见。

这是对爱情和婚姻的尊重。

卢氏自知学识不够,又裹了小脚,在事业上帮不了孙先生,加之两人常年分居,感情淡疏,不得已,同意了孙先生的请求。

孙与原配离婚后,才与宋在日本结婚,才有了后十年的国父国母伉俪深情。

他既不违背内心的感情,又对婚姻怀有负责态度,虽然晚年自觉对不起卢氏,但仍不失为大丈夫。

相比之下,后辈徐志摩就相形见绌了,婚姻存续时视原配张幼仪为无物,又在林徽因嫁人之后,很快对陆小曼爱得死去活来,渣得连小表弟金庸都看不下去。

《天龙八部》四大恶人中的无敌猥琐男,老四穷凶极恶云中鹤,就是取自徐志摩的笔名。

金庸先生对表哥揶揄,却并不表示他本人赞同只能爱一个人。他笔下的段正淳和韦小宝,得到了作者的诸多青睐,坐拥美女十数,让天下男人艳羡不已。

但金庸笔下段、韦二人并不是玩弄感情的渣男,他们对每一个女子都用情至深,故此也只受人艳羡,并不为人所忌恨。

对爱情与婚姻而言,忠贞是令人敬佩的,做不到这点,真切、负责也是可接受的;而摇摆不定,脚踏两船,却是让人鄙夷的。

为人如此,做事亦然。

故事讲完,言归正传,按例该说说环保方面的事了。

国家环评法有规定,建设项目的“性质、规模、地点、采用的生产工艺或者防治污染、防止生态破坏的措施发生重大变动的”,要重新报批环评。

这就是说,建设单位也要对政府的批文“忠贞”、负责。

到底要搞什么项目,做多少产品,上什么污染防治措施,一开始就要想清楚、设计好,一旦环保主管部门批复了,你就要按原先设想去建设、经营,不可三心二意,朝秦暮楚,更不允许擅自改弦更张。

确实因情况有变,需要更易的,也不是绝对不允许,按程序重新报批就是了。这是对权力的尊重,对环境的敬畏。

在实际生产中,有一种情况不得不考虑,那就是生产的连续性。这要求各类设备不能出幺蛾子,特别是能源供应设备。

有家中药制药厂,坚持要自建锅炉产蒸汽,理由就是统一集中供汽的公司不靠谱,一旦断供,自己的数十罐药材就要在反应釜中沤烂,损失供汽公司又不肯赔。

这大概也是诸多产业园区集中供热设施建设,虎头蛇尾的原因之一吧。

企业就算自己建,也要一用一备。因为锅炉要定时检修,会偶尔故障,为保障连续生产,此时就必须要启动备用锅炉。

类似的,企业基本都会设置备用柴油发电机。

因为允许有以上种种的“备胎”存在,大家一般以为环保像富豪,拥有一妻一妾,可以脚踏两只船。

这也是有代价的。

备用锅炉要纳入总装机容量,柴油发电机也要估算污染物的产排情况,甚至还要上碱液喷淋装置。如果排污收费,这些应该也是要计算污染当量的。

另有一家化工企业,原来蒸馏废气计划通过水喷淋去除,所得喷淋液是富马酸,出售给下游相关企业。

于是,在项目环评中,从循环经济的角度,把喷淋这种废气治理方式吹得天花乱坠,而把焚烧、热解及吸附等比较措施贬得无地自容、一无是处。

项目通过审批后,理所当然是建了喷淋塔,配套大烟囱,设置监管采样平台。如此运营几年,倒也证实比较经济环保。

谁承想,市场变幻无情。

原本有企业上门回收的富马酸,突然成了弃婴,如今不但卖不了钱,就连花钱委托别人处置,都无人问津。成为企业三废处置的一个老大难。

到了这步田地,企业又想起以焚烧方法来治理有机废气。设想在喷淋塔旁边建造一个焚化炉,将蒸馏冷凝后的有机废气引至炉内焚烧。

与此同时,却不拆除喷淋塔和烟囱。也就是两套废气处理装置同时存在,按需求无缝切换。

好比一个有妻室的男人,又爱上另一位女子,意在不与原配离婚的情况下,将新欢娶进门,坐享齐人之福,按需临幸。

我知道,这种行为在我国犯了重婚罪,是要坐牢的。

但环保上的类似行为却无法定性。似乎是污染防治措施的重大变动,要重新报批环评;却又可说是技改改造或与原批复稍有不同,后评价处之;或根本不用重新申报,按新分类管理名录,算有机废气治理工程,只需上网填个登记表即可。

企业若新建废气焚烧炉,就有两个排气筒了,虽然不同时排放,但你让监管部分如何监督呢?

为避免多源排放,有人建议把焚化炉的废气接入原核定有编号的喷淋塔的烟囱,这样就只有一个排气筒及一个采样平台了。

可是,一套生产设备,同时设置两套废气处理装置,一脚踏两船,这样真的好么?

满清遗老辜鸿铭说,一个茶壶可以配四个茶杯,而未见一个茶杯属四只茶壶。

这个理论似乎已为天下不少花心男子所接受。

但目前来看,无论是法律道德,还是公序良俗,只容允一夫一妻,我们歌颂的是从一而终的坚贞爱情,鞭挞的是见异思迁的负心薄幸。

环保法规上,似乎也未禁止一个排气筒接多套废气处理设备。

从环保角度,我们是否可以接受,脚踏两只船?

化工企业在保留喷淋塔的基础上,想建设废气焚化炉,要履行什么环保手续?

无论手续如何,新报告铁定要打脸当年的原环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