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城路,三代澄海青年都要致敬的地方!

写在前面:

据说回忆使人显老,导致很多人不好意思谈儿时,弄得好像不回忆就不显老一样。

年中计划重新编写《少年时》,把潮汕一些相对清晰的记忆和民俗记录下来。

只是梳理和涂鸦,没有任何使命感,当是创作的题材方向,无论是文字、绘画、音乐、影视,任何文艺载体都合适用于自媒体自娱自乐,这就行了,做一个油腻的文艺中年男吧,我知道“文青”二字是用来骂人的。

要知道,所有的世道变坏都是从鄙视文艺开始的,别轻易学坏。

重写儿时的第一个题材,叫《澄海工交幼儿园》,开头就平凡无味,不符合我理想中“二根辣条也得弄出川菜大厨架势”的理想,搁置很久,这个系列第一篇出炉的是:《环城路边》

澄海圣地——环城路边

如果要找一个历史上对澄海青少年贡献最大的地方,不是文化馆的录像厅,不是图书馆,不是糖果KTV,只有环城路,没有之一。

这是一条承载了60年代到80年代末出生的所有少年、青少年、适龄育龄青年宣泄无聊、体力、情绪、欲望……的路。

澄海县城的环城路,只有3.3公里长,却有着比万里长城更大的分量,那堆墙除了长,还有屈辱的抵御功能,我大环城,短则短兮,却维持着和谐的重任。

在我记事的童年,那是一条还算平整的泥路,在城北小学操场没整修之前,一切体育课的长跑活动都靠它。

环城路,多风沙

满地都是碎石渣

赤脚跑,笑哈哈

没人哭着找爹妈

是的,没鞋子穿的同学不少,穿的起人字拖鞋的,也会因为经常“人”字断头而光脚,经常有人划破脚底流血,自己吐个口水抄近路回校,也没见过一个破伤风。

后来修了水泥路,吵得全城居民一个月没几个睡过好觉,好像全路通那晚,男女老少都上街走一圈,体力不行的走一半,人头汹涌,如果不是那时候灯光不够(有没有路灯还是个问题),应该能够看得出都是黑眼圈。

小时候,

环城路是一条地域线

城在这头,

乡村在那头。

长大后,

环城路是一条分界线

男在这头,

女生在那头。

后来啊,

环城路是一条情感线

你在前头,

姑娘在后头。

而现在,

环城路是一条交通线

车在这头,

罚单在那头。

巷子里那些大哥哥大姐姐处对象的时候,每到约会的晚上,都会打扮得齐整些,推着单车羞答答地出门,家长和看热闹的无聊孩子根本不需要问他们去哪里,因为在很长很长的一段日子里,他们能去的地方,只有环城路!

环城路,拐个弯

满城熟人都看穿

姐儿羞,脸发光

骑着单车就成双

比我大十岁小十岁的人,几乎所有人的青春都在环城路遛过弯,在民风还不剽悍的年代,少年男女结伴同行的少之又少,基本都是野猪和白菜们各走各路,各兜各圈,顺时针和逆时针都会有人走,男男见面,乐意的掉头组团,不乐意的下一圈相遇,男女见面,“凄哥”男会偷偷掉头尾随或超车,显示体力很好,胆小男会发力狂踩,下一圈早一点见面,年轻人那点破事,也就到此而已,搭讪都不会。

公园太黑,影院太旧,田梗太窄,堤边太险,几乎所有人能去溜达的地方只有环城路边瞎转,转啊转,从紫陌到流年……

环城路,不算长

路灯昏暗心亮堂

红尘落,笙歌唱

不觉变成油腻男

自己写词写曲弹唱的破歌,呵呵。

《环城路边》只写了开头,又因事放下,好几天电脑前工作到头昏脑涨,休息时画点环城路插图解闷,冒出来一段歌词,写完颇接地气和意境,但是没曲不行啊!找谁呢?去哪找一个能帮我写民谣的装逼分子而且还不要钱?

“文艺是文艺,装逼是装逼,两者原本还有一墙之隔。但是由于用文艺来装逼的成本较低,较能云遮雾罩让人摸不清真相,所以,迅速成为装逼犯们的最爱。”

干脆自己装X到底算了,于是找出尘封的破古典吉他,开个手机录音功能,瞎按已经记得不多的和弦,录了个DOME,一首歌好像就成了,错了几个词,也有很多瑕疵和结巴,就这样吧,反正上传微信效果又减半。

环城路边

词曲录唱:蔡信群(镖叔)

再一次走在环城路边,没有烟囱水牛稻田

身边车水马龙,陌生遥远

据说中年油腻,就会怀念

再一次站在环城路边,年少骑过无数个圈

夜路昏暗无星,很多笑脸

身边狐朋狗友,尘土飞扬

绕着一座城,从熙熙攘攘到单骑随烟

转着无数圈,从紫陌红尘到相忘流年

我们所谓无悔的青春,用笙歌唱着花落,忘了睡眠,

我们所谓无悔的青春,用圆圈磨着块面,笑话连篇,

我们所谓无悔的青春,不是辜负别人就是自己牵强,

我们所谓无悔的青春,不是年少轻狂就是太酸太甜。

再一次站在环城路边,忘记了那些瞎了眼的姑娘……

爱我澄海  共创文明

我们希望澄海创文工作的每一步,能带动汕头创建文明城市迈大步。让我们以此为契机,共同建设美丽绿色的家园!共同创建卫生文明的澄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