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效率比较低,但怎么提高呢?

市政为改善西三环交通状况,在这个路口修了一座人行天桥,于2018年正式投入使用。

这座天桥是这么修的

图片来自谷歌地球,图中绿色框是人行道,红色框是天桥

从图中我们看到,红色框内的人行天桥,不是一条直线,而是个奇异的两头曲尺形。行人如果走这个天桥从东到西过西三环,需要先向北走约30米到天桥入口,上天桥再回头往南走30米,然后向西约40米下天桥,这才到了马路中间。因为西三环中间貌似要修云轨,所以天桥和云轨冲突了,必须走到中间下桥。然后再上天桥,走40米,再向北走30米下天桥,然后调头向南走30米,才能成功过马路。走这个天桥,行人需要一会儿北一会儿南来回折返,多走出至少120米的距离,还要两次上坡,两次下坡。这天桥修得给行人平添了麻烦,健康人觉得这是没事找事,残疾人、老年人那更是望洋兴叹,要走这天桥过马路,恐怕唯一过去的办法就是晕过去了。

这座天桥花费了大量市政经费,得到这样一个效果,行人非但得不到任何方便,反而增加了许多麻烦,读者是否不可思议?

我们觉得不可思议,因为我们站在了行人立场。

如果我们站在司机立场呢?一下子就好理解了。

把行人赶上天桥,马路上没有行人抢道,是不是车就好开了?

尽管行人过马路是顶风冒雨、日晒尘熏,司机则是坐在车里吹着空调听着音乐,尽管行人上天桥要流汗,司机去哪都是轻轻松松一脚油,但是——所有经费都是花在让司机更惬意,汽车更畅通上。

因为机动车交通创造了更多的经济价值——富人比穷人有价值。

所有穷人应该为富人做出牺牲。

2.问题疫苗

2014年,广东卫视的财经郎眼栏目,说起了疫苗问题。当期节目中,主持人王牧笛和固定嘉宾郎咸平先生,在一番慷慨陈词之后,给了观众一个结论——“以后打疫苗要打进口的”。嘉宾郎咸平先生说:“民众拒绝(国产疫苗)是没问题的,因为现在的国外疫苗是可以买的,民众是有选择权的。”

两张图里的话是郎咸平一个人说的,下图只是郎说话时的镜头切动

节目现场,主持人采访了几个观众。其中两个男性观众让我印象深刻。

一名男子表示“(我给孩子打的疫苗)进口的,因为我有很多朋友跟我说国产的不靠谱,我之前我觉得需要打进口的,我会打进口的。还有一些我觉得无关紧要,我会打国产的。但是知道这个新闻之后,我以后我都会打进口的。”

这名男子穿着打扮明显阔气一些

之后,主人采访他右边的那位衣着朴素的男子,男子说:“(我给孩子打的疫苗)国产的……之前我们有一个,就是,好朋友,他告诉我们打这个就可以了。”主持人王牧笛问:“那你看到你旁边的这位也是年轻的爸爸,他选择了进口的疫苗,有没有什么感想?”男子回答:“这个跟他不能比,他土豪嘛,我们(是)平民。”

自称平民的男子穿着明显朴素得多

全场哄笑。气氛非常欢乐。

但没过一会儿,嘉宾时寒冰突然哭了。

我觉得时寒冰先生听懂了这场哄笑背后的含义,所以他哭了。之后时寒冰先生说,疫苗应该国家统一管理,免费给大家打,而不是放开给市场。他没有认可郎咸平说的“放开疫苗市场,让大家拿脚投票”的说法。

时寒冰先生为什么这么说?我觉得他大概想起了一则历史故事。

这个历史故事是这样:

大约1800年前的晋朝,有一位晋惠帝。他在位的有一年,民间发生了饥荒,老百姓没有粮食吃啊,只好吃草根树皮观音土,饿死了好多人。官员们就把饥荒的情况给晋惠帝上报了,晋惠帝听了这个情况,他觉得老百姓们居然会把自己饿死,这件事很不可思议。他对官员们说:“没有米饭,可以吃肉啊,怎么就饿死了呢?”

郎咸平教授和那位晋惠帝的英雄所见是十分略同的,他也认为:“国产疫苗靠不住,老百姓可以选择进口疫苗啊。”

在晋惠帝和郎咸平教授的眼里,老百姓不吃米饭饿死,老百姓用国产疫苗导致悲剧,都是一种选择错误,核心原因是太愚昧,太不明智。因为他们如果聪明点,就可以吃肉,就可以用进口药。

3.你穷是因为你不努力吗?

在《我不是药神》里,奸商王长林说:我发现这世上只有一种病,那就是穷病。

《我不是药神》中的王长林

“王长林们”发现了一个“道理”——穷人所有的问题就是一个字“穷”。

为什么穷呢?剧里没人问这个问题,但你要是去一些精英社区,比如知乎上问,不少人会回答你:“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穷的原因是懒、穷的原因是笨、穷的原因是落后的观念,穷的原因是XXXX”。

但这一类答案经不起推敲验证。

如果穷的原因是你“懒、笨、可恨、不努力、观念落后”,我们来逻辑验证一下:

第一次验证:是不是所有穷人都“懒、笨、可恨、不努力、观念落后”?

第二次验证:是不是所有富人都“勤劳、聪明、可爱、努力、观念超前”?

如果两次验证都不能通过,那就说明贫富的逻辑并不如此简单。

在很多人眼里,世界是主观的,每个人都是有选择的。

如果一个人没有成功(有钱),那么这个人一定做了很多错误选择,全是他或她自己的问题。

但其实世界是客观的。

人,要受到环境影响。

一只小兔子,被狼吃掉,是因为这只兔子不努力吗?

我们今天大量的养殖场里的肉猪肉鸡,它们活着受罪,死了成为我们的盘中餐,是因为它们的品德低下吗?

党在发展建设的初期,经常在农村教育落后群众。党员们问群众,你为什么受穷?群众大多说:“命不好,没文化……。”

但接着就有人告诉他们:“你之所以这样,不全是你的原因。你身上插着三把刀,背上背着三座大山,所以你筋疲力尽,直不起腰。三把刀是哪三把?苛捐,杂税,地租。三座大山是哪三座?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买办主义。”

有一个故事是这么讲的:

在宁静的大森林里,空气清新,水流清澈,动物们过着幸福的生活。突然有一天,有人在这里开了一间工厂,大烟囱里终日黑烟滚滚,污染了水流和空气。很快,水也不能喝了,空气也不能呼吸了,大家都很惶恐,要活不下去了。后来有商人来推销防毒面具和净水器,大家争相购买,很感激商人们雪中送炭。虽然生活质量降了N个档次,环境变差,资产因为不断购买净水器、空气净化器、防毒面具而严重缩水,但大家总算活下来了不是吗?后来,一只好奇的小白兔趁夜偷偷溜入那家污染了一切的工厂,想看看他们到底生产的是什么。结果发现,工厂生产的正是防毒面具、空气净化器和净水器。

这个故事有很多真实版本演绎,其中有一版是这样的:

在转基因技术被引入中国以前,全国人民吃的都是非转基因食品。

突然有一天,转基因食品大量涌现,人民不知不觉吃了大量转基因食品。但若干年后,终于有人说,转基因可能是有害的。官方也出了政策,发了公告,说目前市场的转基因粮食基本都是非法种植的。一下子,粮食可能有害了。怎么不受害呢?买非转基因。非转基因是什么?就是粮食原本的样子,它原地坐着没动,因为转基因一闹,它升值了。群众如果要买非转基因的粮食,支出要比以前增加好几倍。

在故事里,不管是小动物,还是群众,都没有选择。他们只能睁大眼看着自己的生活质量越来越差,维持生活的成本越来越高。

4. 弱势群体的命是廉价的命

为什么这么说呢?

我们举个真实的例子。

轰动全国的杭州70码事件中,肇事司机胡斌,违章驾驶,在斑马线上撞死绿灯过马路的谭卓,撞伤其他三人,胡斌负事故的全部责任。

这个全部责任是什么呢?判刑三年,赔偿四个受害者共113万。

注意,行人在斑马线上绿灯过马路,汽车冲过去(违章全责)把1人撞死,3人撞伤,刑罚只是三年和113万。

这样轻的刑罚导致一个什么结果呢?

一个酿造如此恶性案件的人,在狱中可以减刑,出狱后可以继续开车逍遥。

在如此宽松的法制下,违章撞死人事件层出不穷。

这条新闻用“仍”这个字眼,言下之意似乎是说,酒驾追尾撞死人这种严重情况,赔钱后还判刑是重了?

为什么威胁是撞死?因为撞死人判得很轻,说不定他真敢

撞死4人,人家还能众筹赔钱

影视剧中大量使用了“撞死人刑罚轻”这个“法律漏洞”,在热播剧《人民的名义》中,法官陈海在绿灯过马路时被等待已久的卡车蓄意撞死,司机被以交通肇事罪处理,赔钱,很短的刑期(相对故意杀人)。

陈海被人以撞车方式谋杀

在尔冬升电影《窃听风云3》中,古天乐饰演的罗永就为经济目的故意撞死钱嘉乐饰演的陆永远,以交通肇事罪处理,赔钱,很短的刑期(相对故意杀人)。

罗永就以撞车方式谋杀陆永远

明明是故意杀人,但只要你是开着车去撞,刑罚就可以轻得多。

司机和行人之间,司机是强势群体。因为车和人相撞,肯定是人吃亏。

这里面的核心问题并不是刑罚重不重,而是制定规则,制定刑罚的人更多的为谁去考虑。

其实我们用屁股想都能知道,说什么为谁考虑?大家都是为自己考虑!

制定刑罚和规则的人,他们是强势群体,所以他们就更多的为强势群体考虑。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法官判自己有罪,做饭的厨子饿肚子,房管局局长一家挤在小房子里,这种事发生的概率,比骆驼穿过针眼的概率还低。

由强势群体制定规则的游戏里,弱者的生命是廉价的,不足为惜的。

5. 贫富和资源挤占

再讲一个故事:

我是一个卖煎饼的,我每天只能做两个煎饼,当然,我也只有两个顾客。两个顾客每天每人一张煎饼,供求平衡,没有问题。突然有一天,顾客A发财了。A要摆个谱。以前他不是每天一张煎饼吗,现在他要两张,吃不了?摆谱嘛,吃一张扔一张可以吧?

他来找我,你好,我要两张煎饼。这时候顾客B也在呢,我说,人家B也要一张,我一共两张,我没法都卖给你。A说,小样儿你看不起我,这样,我给你三倍价钱,你把两张煎饼都卖给我。你说我卖不卖?我逐利嘛,我当然卖。于是两张煎饼都被A买走。A确实吃不了两张煎饼,他吃了一张,喂路边的野狗吃了一张,心满意足的走了。

A摆足了谱,我得了利,很好。

慢着,顾客B呢?

他饿肚子了。因为供求关系改变,煎饼涨价成原来的三倍,B买不起了。

他现在过得连路边野狗都不如了,因为煎饼被A买走喂了野狗,但不会平价卖给B。

这个故事里,我是合法经营,做生意嘛,谁钱多卖给谁,没错吧?

A也是合理合法,有钱,任性,谁管得着?

B呢,就莫名其妙的在大家都合法的情况下,被活活饿死了。

在今天,我们发现,市场的资源都越来越贵了。房子越来越贵,新鲜空气越来越贵,水越来越贵,粮食越来越贵。

是产量减少了吗?不是,所有的东西都是越来越多了,但需求也变大了。

在我们身边,有钱人动辄家里有四五套房,养的狗都吃澳洲牛肉,喝新西兰牛奶。

按理说,人家有钱,人家爱怎么消费怎么消费,不碍着别人。

可唯一的问题是:巨大的浪费造成了需求增大,价格上涨。

穷人消费不起资源,并且越来越消费不起。

比如说,水资源。很多家庭困难的人是很节约用水的,但水价越来越贵,他们越来越难以承受。水价越来越贵,是因为地球上的水体总量变少了吗?

不是,是因为其他能消费得起的人,消费的量变多了。每天,以亿吨计算的水资源被用于浇灌草坪、洗车、灌满泳池……这些需求是无限增长的。

房地产、粮食,所有的公用资源都是一样。穷人现在买不起,以后会越来越买不起,最终会无法生存。现在,城市里,相当一部分低收入人群已经感到生存压力,这些人以后的压力还会更大。

为什么会这样?因为资源被挤占了。穷人要为富人让道。

6. 穷人是不是人?

有钱,可以吃绿色食品,呼吸清新空气,买进口药,享受畅快交通,开车撞死人就算全责也就是赔几十万坐个两三年。

没钱?吃地沟油,打过期国产疫苗,喝劣质国产奶粉,吃廉价转基因食品,在路上被豪车撞了还得挨骂甚至挨打。

2015年,柴静采访中科院丁仲礼院士,丁院士站在国家的立场上,就碳排放的问题说了一句话:“中国人是不是人?”

丁仲礼在柴静主持的《面对面》中如此一问

丁先生能问这句话,因为作为五常之一的中国,在国际上已经不能算是弱势群体,所以他有发言权,能为自己争取权利。

但穷人问这句话,就没有底气,因为穷人是绝对的弱势群体,穷人问自己是不是人,没人听,没人答。

我们在任何媒体上,能看到穷人说话吗?几乎看不到,因为富人才有话语权。

7. 翻盘危机和输家制定规则

穷则生变,从历史上来看,弱势群体在极端环境下会退出游戏,也就是说,不再认可富人们制定的规则,而试图重新制定规则。

输家制定规则?

比如说,现在屋子里只有甲和乙二人,两人一起下象棋。甲棋力高超,每战每胜。接着会怎么样呢?乙不玩了。乙不玩,甲就没优势,就不能赢乙。那怎么办呢?两人一商量,乙说,除非你让我一个車,不然想都别想。那好,甲为了保持优势地位,只好以退为进,让乙一个車,游戏得以继续。如果甲不让呢,那你就只能自己和自己下棋。

这就是所谓的输家制定规则。

在热播网剧《东方华尔街》里,吴镇宇饰演的叶抱一教授想要制造一个相对公平的股票市场,怎么办呢?先做个局,来一场金融危机,让所有人都赔到要跳楼。然后大家都过不下去了,市场没法运行了,为了重建市场,只好重新制定规则,新的规则肯定要对原来的输家有利,否则大家不玩。

《东方华尔街》中,叶抱一通过人人兼输来推翻旧规则

老电视剧《大明王朝1566》中,朝廷把改稻为桑的任务分配给奸臣严嵩去执行,得到消息后,裕王府中的张居正等人立即料定严家这次要趁机敛财,说不定会给当地百姓带来灭顶之灾。但他们商议后认为,严家把这件事闹得越大,做得越绝,对裕王越有利。因为如果逼反了百姓,嘉靖皇帝就必须杀严嵩,规则就会改写。

张居正认为,逼反百姓可以扳倒严嵩

穷人活不下去了,就会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了。

舍得一身剐,就是不认可既有规则了。什么法律,不认了。在你的游戏我活不下去,那我另起炉灶,不跟你玩了。

周文王,陈胜吴广,朱元璋,李自成,都是输家,在活不下去的时候,他们决定不陪原本的赢家玩了,他们创造了新的规则。

8. 慈善和喂奶主义

今天我们看到很多企业家搞慈善,比尔盖茨和巴菲特据说已经裸捐了。但他们这种行为能不能解决贫富差距问题?不能。

为什么这么说?其实答案很清晰,怎么样能让人脱离贫困?当然是制造更多的就业机会,提高社会基本工资。至于你说教育、吃饭。人有收入渠道了,有钱了,自然会自己考虑这些事情。

但我们当今看到的慈善呢?

一方面是拼命压低基本工资,加剧职业竞争,就业机会减少,大批企业裁员,失业。

另一方面呢?拿一点点残羹剩饭出来,让人磕头跪谢。

1995年发生了一件事,戈尔巴乔夫基金会在美国旧金山开了一个“费尔蒙特饭店会议”,会上提出了一个思想:

地球上80%的人口,都是不能创造新价值的“人类废物”。 未来只有20%的人有权积极地参与生活、挣钱和消费。对这80%的垃圾人口,应该予以弃置和隔绝,不让他们参与地球文明生活的主流。而为了保证他们不造反,剩下20%的精英人口要拿一点自己的残羹剩饭出来喂养他们(喂奶主义)。

"喂奶主义"正是由布热津斯基提出

我们今天看到各种慈善行为,他们不是扶贫,也不为解决问题,他们有的人是为了自己的私欲,比如满足自己的成就感(行善为的是积德),比如给自己塑造正面形象以更好的赚钱,比如做点好事图个心安。有的则是为了维稳,让下面不要乱。

这些慈善本质来说,都是一种喂奶。

因为他只可以给贫困者一点剩饭吃,但不会帮助贫困者去到“能挣钱能消费”的队伍里。

9. 中国共产党在扶贫方面的先进性

党在搞脱贫攻坚了,怎么搞的?

是捐希望小学吗?是盖教学楼吗?

捐希望小学,盖教学楼,能留好名声,但不能解决核心问题。

党的扶贫,是让富人给穷人制造就业机会,让穷人加入到生产、挣钱、消费这个队伍里来,让他们从被喂奶者变成为正常人。

穷人有了收入,孩子有钱念书,不用上什么希望小学。

他们有学费能交,自然有人给他们盖学校。学校挣钱多了,自然有钱盖教学楼。

对不对?

目前大部分的慈善行为,应该叫“市恩贾义”。

我给你200块钱,给当地盖个楼,盖个小学,我冠名,你们记着我的好,传颂我的好名声,见了我最好就下跪,说谢老爷的大恩大德。

这就是市恩贾义。

陈光标式慈善

我开个工厂,雇你当工人,你付出劳力,我给你合理报酬,你有钱了爱干啥干啥。

这是扶贫。

陈德启响应“闽宁合作”,给宁夏贫困地区上万人带来稳定的经济收入

我党在这方面来说,付出了努力,有先进性。

至于有些人认为做得不好,那我觉得是央地关系的问题。

如果央地关系能捋顺,中国的未来绝对是光明的。

10. 仇富是一种病吗?

仇富是因为穷棒子们有红眼病吗?

我觉得,多半都不是。

富人都说他自己是“全靠自己努力”成为了富人,但事实如何,天知地知。

我们身边的这些企业家,到底有没有压榨员工?

我们身边这些官员、成功者,有没有踩着别人往上爬?

我们身边这些富人,有没有用骄奢淫逸的作风搞坏社会风气?

穷人之所以仇富,不是因为红眼病。

是因为穷人的人生,就是在不停的为富人让路。

富人嫌穷人过马路碍事,穷人爬天桥。

富人拿水浇高尔夫球场,供水部门说水不够用了,涨水价,限制供水,穷人没水用。

富人吃一碗倒一碗,粮食价格上涨,穷人没饭吃。

有那么“一点”仇视,也是正常的吧。

11. 最后的话

刘强东先生觉得自己很委屈。他给自己村里的人送钱,结果村里的人素质低,有的嫌少还找他要。

我觉得他不该委屈。因为刘先生的“给钱”,其实是在人为的制造更多的不公平。

自古不患寡而患不均,刘先生应该听过。

刘先生予取予求,想给谁钱给谁钱,想让谁富就让谁富,这是多大的威风,多大的场面。

不知道刘先生有没有听过另一句老话,叫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这句话是褒义还是贬义呢?为什么?

请君思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