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卫视》2013年6月12号的时候,在《腾飞中国》栏目中,曾经披露过这

方案要求严格保护紫禁城,限制内城建筑高度,建议把中央行政中心放到西郊,为未来北京城的可持续发展开拓更大空间。同时提出了平衡发展城市的原则,认为北京应当是政治和文化中心,而不是工业中心。

《梁陈方案》的核心内容,远不止是反对拆城墙那么简单,也不仅仅是北京古城的完整留存,而是一个全面的、系统的城市规划设计建设书,涵盖了当时世界上最为先进的城市发展理念。

这一方案,即使在现在看来,大体也是没错的,可惜在当时,却遭遇到巨大阻力而最终化为了泡影。

究其原因,除了苏联专家执意要在北京,看到一个莫斯科红场的翻版,坚持必须以天安门为政治中心,扩建广场,以备群众散步所用外,主席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意见也至关重要。

“改造北京还是少保留一些旧东西好,像故宫可以保留下来,让后代看看过去的情形,有一些东西可以不要就不必保留了。”这是那时候中共高级领导人的普遍看法。

在工业方面,当时的北京市长彭真,在他们站在天安门城楼上,向南望的时候甚至说,主席希望有一个现代化的大城市,希望从天安门上望下去,下面是一片烟囱。

现代化大城市等于一片浓烟滚滚的高污染大烟囱,这个在我们现在人看来啼笑皆非、不可思议的观点,在那个没有环保概念、更不知pm2.5为何物的年代,却不仅仅是主席,也是其他绝大多数人心中的至理。

你能说那时候的人想错了?

恐怕不能。

要知道评价任何历史人物、历史事件,都不能脱离当时的历史环境,评价北京的烟囱也是一样。那时候的中国百年积弱,吃够了没有重工业的苦,大家一致认为,卷起袖子大干一场发展工业,是国家建设的重中之重。高耸入云的烟囱,自然成为国家发达的代名词和工业化的象征,成为许多人梦寐以求的东西。

可是,你能说那时候的人做对了?

恐怕也不能。

现在困扰北京的种种大城市病,足以证明《梁陈方案》是一份有远见的城市规划书。具体到北京的烟囱就更加了,只能说领导干部也是人,认识也会有历史局限性,很多在当时条件下看起来是正确的东西,随着时间推移,情况变化,也会变得不正确了。

同样道理,高考按民族加分的政策,一开始可能是对的,放到现在就明显不适应现实的情况了。

怎么说呢,该政策从1978年开始执行到现在已经有40年了。我相信国家在制定政策之初,是本着帮扶少数民族的愿望,也在这几十年的具体实施过程中,培养了一大批少数民族优秀人才。

问题是现在经过几十年的高速发展,中国社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巨大变化。少数民族同胞的生活水平蒸蒸日上,无论是衣食住行还是受教育程度,已经和当地汉族并无差别,可以说高考给少数民族加分的客观原因已经不存在了,偏偏不少地方还因循守旧,一根筋似的要为少数民族考生高考加分。

举贵州省为例,贵州今年就为全省将近一半的少数民族考生加了10分、20分,预计明年这个数量妥妥突破50%。

众所周知,高考是人生的一道关卡,多考一分就能秒掉上千人,平白无故多加个10分、20分,就纯属是在欺负人了。而贵州如此大面积的给少数民族加分,势必让当地的汉族考生,集体沦为弱势群体。就像贵州今年的高考状元,眨眼间就被加分的少数民族同学排挤到了第20名。

状元的命运尚且如此悲催,其他普通汉族学子的命运可想而知。

贵州哪来那么多需要加分的少数民族?据一位贵州的高一汉族学生家长回忆,她自己参加高考时,班上最多只有1、2个少数民族考生。

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先来看看贵州省务川县是怎么干的。

据《中国少数民族语言使用情况》显示,1982年贵州省务川县总人口32.1万人,其中汉族占99.9%。1986年撤销务川县,设立务川仡佬族苗族自治县。到了2018年4月,据中国务川政务网显示,务川仡佬族苗族自治县总人口47万人,其中少数民族占96.56%,汉族占3.44%。

短短36年,从99.9%降至3.44%,当地的汉族由绝对的多数民族变成了少数民族,这种非正常的断崖式锐减究竟是如何产生的呢?

除了当时地方政府要争取国家级贫困县,少数民族地区可以降低标准,规定各乡各镇努力发掘少数民族,大规模汉改少之外,少数民族高考加分政策的诱惑,也是推动民族人口成分巨变的原因之一。

目前这种政策的危害显而易见,汉改少、尤其是高考突击汉改少,在全国范围内,这种情况屡见不鲜,不仅流失了大量汉族人口,而且动摇了一代又一代年轻人对国家的认知。随着凝聚力的涣散和不可避免的矛盾加深,势必造成各民族间的隔阂与对立,最终大家都是受害者。

为此,贵州的汉族学生家长们忍无可忍,掀起了一轮又一轮的抗议浪潮,反对这种不公平的高考加分政策。

遗憾的是,前些天还有网友爆料,贵州那边发文件要维稳,要向汉族学生家长,宣传好国家的民族政策。

我没理解错的话,这就是改政策,有难度,想让汉族学生家长忍气吞声别再闹事的意思了。

在我看来,高考按民族加分的政策,乃至公务员考试按民族加分等政策,和北京的烟囱一样,已经时过境迁了,不再适应新时代的发展要求了。

北京的烟囱,现在人人都能认识到其危害性,那些动摇国家根本的不公平政策呢?何时才能迎来被正确认识,并积极改正的那一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