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03 08:36:40)

生在浦江边长在烟囱下(记忆杨树浦路)(下)

杨树浦路上最有特色的建筑,大概就是杨浦水厂了。

小时候,我们把去南京路称作去上海。觉得上海是遥远的,因为小时候,我们难得外出。有一年我在民主二村的二叔家,二叔与二婶去了南京路,中午的时候,他们就回家了,我觉得不可思议,怎么早晨去,能够赶回家吃午饭呢。那时,交通也不是很便利。

我们小时候坐行驶在杨树浦路上的公交车去上海,车子过了小木桥(杨树浦路兰州路桥),见到水厂一排像长城一样齿轮样凸凹的红色围墙,就知道,快到上海了。围墙的里面是红色墙砖的老厂房,老厂房的屋檐下有个圆圈的造型,造型上用水泥做成1920年还是19某某年的字样,觉得是很遥远的过去了。

杨树浦路上最有情感的地方,大概就是隆昌路至松潘路这一带了。

我的小学是杨树浦路第三小学(简称杨三),位于杨树浦路宁武路口。小学位于宁武路口的西面,大门进去,要经过一段50米的宽道,里面有第二道大门,大门进去是操场,操场的一边是矮平房,操场的北面是四层楼的教学楼。我们在里面读到四年级,就集体转出分流了,我去了宁武路杭州路拐角处的杭州路第二小学(简称杭二),大门朝西,就是后来我工作的宁武中学的格局。

在杨三的四年,只记得在平房里上音乐课,老师用的是一种脚踩的风琴,音乐老师姓戴,是位30来岁的女子,白净饱满的脸庞,有点凶。班主任20岁出头,戴副眼镜,脸红红的,胖乎乎的,我以为我们的班主任是最美的。班主任叫曹玲妹,住在中联村的私房里。班主任并不显得很凶,但我们都有一种本能的畏惧。大概是小学二年级的时候,文革如火如荼,只记得四层教学楼的玻璃窗上的小格子玻璃,没有一块完整的,留在记忆里的都是一些碎片。我现在想起文革,下意识的就会联想到我们小学教学楼的碎玻璃窗。

教学楼的北面是一条小弄堂,弄堂的北面是周家牌路,在教学楼上,可以看到宁武路周家牌路口的一家小工厂,大概是什么塑料模型厂。

到了杭二以后,班主任是位中年男子,也教语文,家住在市中心,叫王中兴。在杭二,听说一位女孩,由于家庭出生不好,想加入红小兵,自己跑到靠近宁武路边的教学楼下写了一条反动标语,打到某某某,然后再去学校报告,想立功,后来查出来是她自己,受到了处分。在杭二读了大概3年,我们小学总共读了7年。

杨三小学的对面最早是上海锅炉厂,后来变成了上海电站辅机厂。电站辅机厂的东面是有名的肥皂厂,西面是上棉九厂。上棉九厂边上有条小路可以通向黄浦江边。路的对面是一条通往周家牌路的大弄堂,大概叫仁兴街,街的西面是天真照相馆,照相馆的后面有一家面条加工场,在仁兴街的弄堂里,我们路过的时候,看到加工场的门口会晾晒一些面条,挂在竹竿上,我那时想当然的想,大概是做卷面的。仁兴街的东面是家很大的药房,药房东面的店门面了供应西药,西面供应中药,那时配中药,如果有几味药配不到,到这里,基本都会有。

仁兴街进去不多远的西面,有个过街楼,过街楼进去是一片私房。有一个傍晚,我与一位住在私房里的小护士来这里,约好在过街楼下等,她回家取东西。我离开一会再过去,我们就错过了,那时没有手机,没有办法再联系上。

杨树浦路临青路口,有一家有名的是一文阁文具店。

杨树浦路松潘路口,有一家有名的大菜场。

杨树浦路眉州路口,有一家中医医院。

松潘路口的西面原来有一家有名的饭店叫大中国,大中国实际上就是一家路边饭店。那时经济条件差,父母一辈从来不会上饭店吃饭,父亲与母亲开玩笑时会说,请你到大中国吃一顿。我读中学的时候,与中学的好友钱存发去大中国几次,是在冬天的晚饭后,去吃涮羊肉,那时涮羊肉刚刚兴起,我们买了几两羊肉片,围在一个做大饼的炉子边,七八个人一起在大锅里涮,边上是不认识的人,自己涮自己的一份。那时涮羊肉也简单,除了羊肉片,就是粉丝菠菜,没有现在这许多的花样。我也常在冬天的夜晚,一个人去涮羊肉,从家里罐装半斤黄酒,带过去吃涮羊肉,在一个锅台上,偶然会遇见熟人。

这个路口,后来造了杨浦大桥。桥刚建成的时候,我们买票上杨浦大桥上参观。现在回想起来,觉得幼稚好笑。(2016,11,3上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