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柯天地

这里有你想读的文章

老 家 的 厨 房 灶 台图文 | 程建平     编辑  |  小柯

谝谝老家农村厨房,其实生活在西北农村的人们都知道,每户人家都少不了做饭的灶头(方言,用土块垒成的锅台):用土块垒成四四方方的台子,中间是空心炉膛,上面糊口大铁锅,下面开一个小门(老家话:灶火门),上下两层,中间支个铁篦子漏灰火。为了增强密封性、隔热性,锅台外围都会敷一层麦草泥,我挖些水沟里的红焦泥、我婆打两个鸡蛋和些泥用手先摸平、然后用烂碗片子摸上成十遍光溜溜好看又不渗水,这样看起来也会更干净整齐些,只是调皮捣蛋的我们都喜欢偷偷用碳灰在上面胡写乱画,经常把锅台搞得脏乱常遭我婆数落。

原先,锅台一侧还有一个手摇风箱,长方形的,出风口通向炉腔,烧火的时候,一边拉鼓风箱,一边往里面添柴火,这样才能把灶火烧得呼呼的,不会满屋漫青烟。经常有眼瞎的老鼠钻到里面找食儿,没想到四面透风没处躲,有句歇后语叫“风箱里的老鼠,两头受气”,其实农村人都懂的。为了减少厨房的烟灰量,还会垒上一道通向房顶的烟洞眼(老家方言、烟囱),把炉腔里的热烟灰雾顺着烟囱排向空中,过一段时间锅烧火不利、要透烟洞眼,我就到房顶从烟囱出囗往下放一捆麻叶绳,我婆把锅拔下、从猫儿眼(方言;灶台出烟口)抓到绳子往上面绑些柴草、然后喊叫我往上撜(方言;抽)。这样返复几次,尖灰落下,除完灰,安锅后用抹布清理灰尘准备做饭。每到饭点,炊烟升起,谁家开始做饭了,一看厨房房顶凸起的黑烟囱口便晓得了。这就类似于现在的油烟机,不过烟洞眼只能排炉腔内的热烟灰,炒菜做饭时冒出的油烟雾气还是肆无忌惮地爬满了梁间厨壁,每年农历腊月23日灶王上天言好事去了,24—29日趁灶爷不在我们赶紧把厨房打扫一遍,那些油烟灰尖从屋顶杊卡墙壁扫下,等大年三十灶爷回来很干净了。

用铁锅做饭可比不上现在的燃气灶那么方便,尤其是刷锅的时候不好刷,因为铁锅是固定在上面的,没法把刷锅水直接倒出来,只能用水瓢或者瓷碗一点一点把脏水舀出来,剩下舀不出来的再用刷把(方言,用高粱穗或糜子绑成的灶帚)往外扫出去。所以要想把铁锅刷干净,需要一系列繁琐的动作,这个过程很烦人,过段时间拔下锅用铲锅铲铲锅背堆起的锅墨(方言;锅灰),这样灶火烧火就利了。

还有比刷锅更麻烦的就是用尺八或二尺铁锅(老家都这么叫)炒菜,两个人配合着做还好,一个人在下面烧火,另一个人在上面炒菜。要是一个人做饭,那可真够费劲的,一会儿在下面鼓风烧一会火,一会还得起来去翻几下锅里的饭菜,起来站去,起来站去,两头顾不来,真的不是一般的麻烦。这个时候,我婆喊我搭把手,炒菜时帮忙烧一会儿火,我记得烧锅时也不老实,把火烧得一会儿大一会儿小的,把正忙活的我婆急得直跳小脚,我头上没少落下铲锅铲的挨打。烧过柴火的灰做罢饭,往灰里埋上几个洋芋,过两个时程,拨开灰,黄醇醇的好吃。友友们;你们有这样的经历吗?

尽管用铁锅做饭很麻烦,但是,用地锅做出来的饭菜特别香特别香,不仅味道醇厚,而且养口养胃。我记起到每年的农历腊月二十几蒸出来的白面馒头,又白有软,入口时那道又香又醇的麦芽甜能渗进骨髓里去。刚出锅的白馒头我一次就能吃下两个,我七八岁的时候除过节外平常很少有白面馒头,那时缺吃少粮的,穷啊!

铁锅做的饭的确很香,可我想,农村的家庭主妇们应该并不怎么喜欢用它做饭,因为不方便,因为脏,因为笨重不灵巧,飘满烟尘的柴火磨糙了女人们曾经纤巧的双手,碳灰涂满的灶台消磨掉了她们光彩亮丽的青春,烟熏的厨房炎夏的灶膛带给她们太多的辛苦劳难,如果有机会告别黢黑的地锅灶台也是万幸。这是生活的无奈迫使她们义务反悔地为全家人的吃喝而早晚劳作,因为过去大多数农村的男人很少做饭,要不怎么叫主妇呢?

我家搬了几次厨房、盘了(修)十几次灶台、盘灶头要请把式(泥瓦工匠人)盘的利火,每次搬灶要请阳阴看黄道吉日、然后还要烧香、献茶(友友们;切记灶爷不喝酒、嘿嘿)请灶爷呢?

如今,我一年回老家几次,黑洞洞的锅底成了过往,热腾腾的地锅饭香飘向时光远方,曾经满膛火热的地锅灶台变得冰冷泛凉,它们再也没有力气去和青春洋溢的燃气较量争先。那些昔日围着它转的我婆、我妈、皱纹满面鬓发如霜,彻底离开老家灶火锅十几年了,村里嬉笑涂鸦的孩子也踏入了中年人的行列。每年回去很少惊动灶爷动烟火了,用电磁炉或煤气灶打发稍短的暂住,去亲戚家她们用铁锅做的菜饭很香,含老家特产味。

老家现在少数人的厨房修得很讲究,墙面水泥压光或砌了墙砖地砖,锅台都被换成砖砌耐火地砖面,还安装抽烟机或换气扇什么的与城里的一样了,大多数人还和过去一样,虽然改进提高了灶台质量,由原来烧柴改成吹风(鼓风机)烧煤了,人们生活好了,烟囱的烟也不一样。

友友们,我断断续续琢磨了二个多小时,啰嗦地回忆书写了半天老家的厨房灶台,也许看后很麻木,望理解文化欠缺。

2016年4月27日.古城郊区

(本文系作者原创,转载或选用均须取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程建平,男,1965年10月13日出生,甘肃省秦安县安伏乡北山上人。小学毕业后一直在家务农,爱好文学,闲暇之时喜欢报道身边耳闻目睹的新鲜事,1992年被甘肃日报、甘肃农民报评为优秀通讯员。2000年至今长期在西安打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