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建设如火如荼

在高楼大厦崛起、火车地铁铺陈的时候

哈尔滨正变得熟悉又陌生

有些东西却永远的消失了……

消失的商场

道外同记商场

同记商场,当年和南岗秋林商场齐名,许多从外地专程来的顾客从哈尔滨站下火车就换乘6线有轨电车直奔道外同记商场购物。同记商场那几面哈哈镜,小时候怎么玩都不腻,到现在还记得看到镜子里的自己时,那种发自心底的笑!

第一百货商店

第一百货商店,是哈市人逛街购物必去的地方。里面卖的货品,虽然不及现在的哈一百多,但在那个年代已经可以满足哈尔滨人的需要了,那个时候逛的不是街,而是情怀。现在改造了,但第一百货商店其实消失了······

福泰绸缎商店

以前富裕点的家庭都会到绸缎商店选上好的绸缎来裁新衣,这家绸缎店在当时是比较出名的。

日升恒百货店

百货店里什么东西都有得卖,国产的进口的,这里都有销售,算是那个时期的标志性商店了。

哈尔滨老站

50年代末,老哈站被拆除,重建的哈尔滨火车站,两端配楼建好以后,无力建设主楼,成就了所谓哈尔滨“四大怪”之一,火车站,两边盖。如今哈站改造将重现欧式风情的老站,希望能恢复吧,不过有的却永远回不来了。

中东铁路百年气象台

这个气象台始建于1902年,气势宏伟,当年在这座建筑物顶层可以远眺松花江。它独特的设计结构,是中东铁路老建筑中仅有的。2006年被拆除!

消失的地标

圣尼古拉大教堂

布拉格维音斯卡娅教堂

也叫作圣母报喜教堂,是为了纪念贞女玛丽亚借圣灵受孕而生耶稣的一座教堂,被称为远东地区最宏伟、最壮丽的教堂。旧址现位于友谊路近中央大街,凯莱酒店的隔壁。1970年被拆毁。

电力大厦围墙

哈尔滨市南岗原电力大厦前“新艺术风格围墙”是哈尔滨历史保护建筑,曾被网友称为“哈尔滨最美围墙”。

道里市场饭店

1970年代,道里市场饭店是道里国营饭店八大中心店之一。1988年3月道里市场拆除改建,道里市场饭店随之停业。1990年10月12日,哈尔滨市大酒家开业,原道里市场饭店300人成为其职工。

国营第一饭店

国营第一饭店,开业于1954年9月13日,开始名为道外国营第一食堂,也简称为国营食堂,是在当时的信托公司客商食堂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店址在景阳街168号。 1987年国营第一饭店改建为丁香大厦,哈尔滨历史上第一家国营饭店因此而退出了历史舞台。

三八饭店

老三八饭店,1958年在公私合营德发园的基础上,成立了全部是女职工的国营三八饭店。因全部是女职工,所以改名三八饭店。1959年周恩来总理来到三八饭店视察,还特别赞赏了这饺子机的发明。2006年彻底倒闭,正式退出江湖。

环城银行

1930年9月由中东铁路俄籍职员集资在哈尔滨创办。资本金包括会员538人缴纳的会费,共合哈大洋57142元。只办理存款和放款业务,往来户必须是会员。1942年3月并入滨江实业银行。

这是一座比爷爷奶奶年纪都大的桥,一个连接哈尔滨道里、南岗两区的重要交通枢纽和节点,更连接着哈尔滨人对于城市的共同记忆与情感!如今原霁虹桥将会被拆除内部结构,原址建新桥,其外部装饰将装到桥面宽28米的新桥上……可老哈尔滨人总担心难以恢复原汁原味的霁虹桥了……

天马广告社

天马广告社旧址是哈尔滨现存为数不多的红色革命遗址,其中部分楼梯早就已经拆除了,让人看着很难过。

哈尔滨这些房子差不多都有七、八十年的历史了,近些年改造居住环境,已经拆迁新建了好多小区。老房子已经越来越少,一些古老的建筑,一些具有独特风格的住宅和院落,已经开始慢慢的在消失。

消失的美食

王老五馅饼

王老五馅饼是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哈尔滨的名小吃,在道外南市场一带非常有名。王老五馅饼以牛肉和白菜或西葫芦为馅,碳炉平锅烙制,色泽金黄,香味扑鼻,滋味鲜美。1958年,王老五响应号召,参加合作小组,遂并入道外一品香合作饭店。王老五馅饼风味随即消失。

宝盛东鸳鸯馅圆笼蒸饺

宝盛东鸳鸯馅圆笼蒸饺是老道外的著名小吃,一笼12个,皮薄、馅大、汁多,老汤和馅,一咬一冒油。面皮不干不硬,带汤,鲜而不腻。20世纪三四十年代,哈尔滨老饕们就流传着这样一句话:“肚子里空不空,不能错过宝盛东”。意思是说,不管你肚子饱不饱,宝盛东的圆笼鸳鸯蒸饺是不能不吃的。

汉阳饭店大冷面

汉阳饭店曾经是哈尔滨家喻户晓的一家国营朝鲜族老店,汉阳饭店的大冷面也曾是哈尔滨冷面的代名词,在老哈人眼里是实惠又美味的代表。现吃现压,入口后,柔韧耐嚼,凉爽清淡,汤汤水水,滑顺润喉,而其中的辣、咸伴以微甜能立刻勾出口水。余味绵长,给人以醇美的享受。后因汉阳饭店因原址动迁而停业。

岳阳楼桃馒头

岳阳楼的桃馒头外形似桃,吃起来口感非常好,白净、暄腾、筋叨、起层,耐嚼,香甜可口,面味十足,久放不干,即使时间再长点儿,吃起来也不垫牙,可谓老少皆宜,深受欢迎。由于桃馒头形似寿桃,后来还逐渐成为哈尔滨人为年长者祝寿的礼品。1989年岳阳楼拆除,修建了哈尔滨大酒家,岳阳楼桃馒头随之消失。

景阳缸炉烧饼

景阳缸炉烧饼是当时哈尔滨市仅此一家的特殊风味食品。成品色泽焦黄,外皮酥脆,香气扑鼻,香酥可口,耐存放,放数月不霉不改味。内有肉丁,比火勺略大,每天只生产两炉,卖完为止,供不应求。后因拆迁后停业。

一家春的六味豆腐

哈尔滨粤菜大师周士硕拿手名菜之一,老哈尔滨人的回忆吃“六味豆腐”:已是43年前的事了,至今回味起来,仍觉满口鲜香,香韵悠悠。六味豆腐那色香味型无一不令人拍案叫绝。此盘菜居中摆放熘炒好的鸡、虾、鲜贝、兰片和猪羊肉片,豆腐切成6块扁立方体摆在盘子的四周,入口方知,那绝非普通的豆腐,其香浓滋味无以言表。用句俗套话说,香得险些吞掉了舌头。周士硕1977年病故后,此菜逐渐消失。

同记大罗香塘

同记大罗香糖果工厂生产的永年牌小人糖曾畅销哈埠,家喻户晓,人人皆知。尤其是儿童,每经过同记商场门前便会拉着父母进店,原来店内各售货部均备有小人糖,凡进店顾客带来的小孩,均可获赠2块。

消失的风俗

只有东北人才经历过,还记得以前上初中时,一到秋末,就全班一起糊窗缝,那场面,就像过节一样!拿着裁成一条条的报纸到浆糊盆里淌一下,再糊到窗户上。

百褶皮鞋脚上踹

百褶皮鞋就是靰鞡,也叫乌拉,东北满族人最先发明和穿着的一种特有的鞋子。这种鞋曾经在东北非常流行,尤其是那些赶大车的车老板更喜欢穿。现在完全看不到了,只在一些民间收藏家或者民俗村里能到真正的百褶皮鞋,也就是靰鞡鞋。

南北对炕大脑袋

过去东北的人家,一般都是南北大炕。炕用来睡觉,吃饭,招待客人,取暖等等。现在已经逐渐消失。

养活孩子吊起来

将生下来的小孩,放在“悠车子”中摇晃,可以代替母亲抱着看护,现在除个别乡村外,已经很少有人采用这种方式,基本消失了。

烟囱贴在山墙外

以前,老东北汉族房屋一般都把烟囱贴在山墙外。为了让保持热度的烟火给房间内带来更多的热量,一般都把烟囱紧贴着山墙修筑,也有的把烟囱的大部分直接裸露在室内,还把烟囱安上“插板”(通常用铁片)。

消失的老物件

公车月票

哈尔滨大辫子时代的汽车月票,花花绿绿的你还记得吗?

大辫子车

大辫子车曾是多少人的出行工具!在那个汽车还不普遍的年代,一辆大辫子车,载着满满的乘客,慢慢地驶向终点。它就像一个老朋友,见证着时代的变迁,曾经满大街的大辫子车,现在却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东北大柜

东北大柜,每家都有,就是颜色不一样,有图片红色上面雕满花纹和图案的,还有黄颜色的,有的放在炕上,有的放在地上。

早晨起床可把被褥放在里面,还能放些衣服、杂物,炕上显得很利索,放上炕桌吃饭喝茶更宽敞了。

很多老人都放在炕头上,放置杂物,做针线活,这东西都是必不可少的。

老式灶台

这种灶台大部分是烧柴的,最左边的是风箱,专门用来催火。现在很多农村都改成带烟囱的炉子了。柴火饭什么的最香了!

氽子(cuān zi) 这是以前家里常用的一种烧水工具,可以直接进火,压火,总之用他烧成的水,泡茶那叫一个好喝!

压水井是引水的工具,井头是出水口,后粗前细,压手柄经常会磨的很亮!小时候觉得就这么压一压水就能源源不断的涌上来,是件特别有意思的事!现在不常能看到了!

小炕桌是八十年代前东北农村中最普通的家具,桌子的大小根据家里的人口多少而做,现在有多少人家里还有的?

那时候没电,也没鼓风机,煽风点火,全靠它了。

木制盘子

以前农村红白喜事离不开它,现在多用那种不锈钢的盘子。

水晶牌保温瓶

每次拿都是小心翼翼的,小时候觉得样子可美了!

装两节电池,就可以用很久,早上用它照着路去上学,晚上用它偷偷在被窝里看小说,现在大家都改用手机了。

也许你跟我一样,早已习惯用手机听歌,但是小潮妹相信,在你家的某个角落,一定躺着几盘舍不得扔掉的磁带。

旧式木质洗脸架,上面搭毛巾,下面可以放好几个盆子一家人围在一起洗脸、说话,很温馨的回忆呢!

那个时候的搓衣板真的是用来洗衣服的,现在动不动就拿来跪,但是很多家庭已经没有这个东西了。

老式摆钟

90年代,在家里放这样一个摆钟很流行,像大户人家一样,现在人人有手机,也不需要钟表了。

蜂窝煤、煤炉、小火钳……还记得小时候把刚做好的煤炭弄个稀烂,然后被妈妈打。

纯实木的很结实,咱奶奶的嫁妆,一直觉得里面装着宝贝。

消失的老职业

钟表维修师傅

拯救时光绝对是个技术活,钟表师傅拿着个小镊子将手表“分尸”,然后又神奇地装上。虽然修表师傅现在还会出现在一些小街小巷里,可惜的是,这一行当却逐渐衰落。

一把剪刀、推子、梳子、刮刀,在巷子里弄一张椅子就开起了发廊,剪头发只要几块钱。那个时候剪头发真的就只是剪头发,而现在的洗剪吹没有大几百还出不来。现在这一类的老式理发在一些小巷子还是可以找到的。

补锅师傅

补锅以前是街道手工作坊的一门职业,按锅的品种来决定工程的不同。有专门补铁锅的,有专门补搪瓷器皿的,也有专门补铝锅水壶的。

磨刀 、磨铰剪

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一把刀用到生锈就磨,当年磨刀这个行当的生意相当红火。如今,时过境迁,不行了?换换换!磨刀匠慢慢从我们的视线消失了,这种老行当也面临着失传的尴尬。

在过去经常可以看到一些捏面人的手艺人,背着个小木箱,挑着挑担,现捏现卖。各色面泥、刮子、竹签、梳子、剪刀这就是老手艺人走江湖捏面人的全部家当。如今走街串巷捏面人的挑担已经很少见...

箍桶是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前的老行当,一张刨凳、一柄斧子、一个扒箍、一把锤子,在箍桶匠的手中把弄着,便成就了我们生活必需品。

做秤是个精细活儿。在这“斤斤计较”之间,钉秤匠付出了他的青春与汗水。精工细作,毫厘必究,只为了手艺人的那份承诺。

“半间东倒西歪屋,一个千锤百炼人”,是旧时打铁匠的真实写照。一个铁砧,几杆铁锤,几把铁剪,外带风箱和火炉是打铁人的基本家当。

小时候家家户户要做被褥都会去找弹棉花的工匠,随着一声声弦响、一片片花飞,一堆棉花被压成一条整整齐齐的被褥,小时候有新被子盖也是很幸福的事!

旧时的人们崇尚节俭。钢笔坏了能修则修,修钢笔大都“立等可取”。当换完笔尖、笔杆和皮胆,一支被损坏的钢笔就获得“新生”了。如今计算机的普及和笔业的发达,钢笔逐渐被代替,修钢笔就自然地被社会淘汰了。

公车售票员

小时候觉得售票员阿姨撕票的动作很酷,现在自助买票也让公车上这一职业不复存在。

粮店店员

以前,每月每家每户按人头凭票购买油粮。家里偶然翻出一两张粮票会觉得捡到宝贝啦。

消失的吆喝

磨剪子戗菜刀

“磨剪子嘞,戗菜刀噢……”这句吆喝应该许多小伙伴们都听过吧。记得以前每当这个吆喝声出现,大人总会把家里用钝的剪刀和菜刀请磨刀匠打磨一番。

焗盆,焗碗,焗大缸

小时候都用搪瓷盆,瓷碗啥的,摔两半了还舍不得扔,就等有来修盆的一起拿去修……现在碗、盆都不贵,碎了就都换新的了,所以“焗盆儿焗碗”的吆喝也听不到了……

收废品收头发卖老鼠药

以前中午经常听到收废品的大喇叭,重复说着那几句“收破烂,收酒瓶子易拉罐喽”,甚至还收什么头发之类的“收大辫子、长头发”,偶尔再来卖老鼠药的,收冰箱彩电洗衣机的……反正一说起来,大家听到的都是一个调调的吆喝声!

打米花啦!一块钱一炮啊!

“嘭”!一声脆响,米花四溅。小时候谁没见过,谁没吃过?如今老式的爆米花机已越来越难见到,要想吃到正宗的老式爆米花可不是那么容易了。

修伞咯,修布伞雨伞塑料伞咯!

现在家里有伞坏了,大多也只好扔了买新的。而从前,修伞匠在哈尔滨还是一个挺热门的行当,只是现在却开始慢慢消失。哈尔滨少有的修伞师傅,也感叹这门手艺怕是要失传了。

正在消失的语言

哈尔滨俄语

沃特卡——俄国烧酒

喂得罗——水桶

格兰——自来水龙头

蹲笆篱子——蹲监狱

布拉吉——连衣裙

拦包——灯泡

喂得罗——水桶

格兰——自来水龙头

木式斗克——烟斗

戈比旦——军官

马达姆——外国妇女

沃特卡——俄国烧酒

葛瓦斯——用麦芽、面包屑或浆果酿制的清凉饮料

西米旦——酸奶酪

布乍——用小米、荞麦酿制的饮料

毛八舍——杂拌糖的俄语音译,老家是法国

赛伊克(赛克)——一种梭形的白面包

马林果——覆盆子

越发展,越消失

很多熟悉的东西不见了

很多新奇的东西冒出来了

走走停停间一切都在变

从熟悉到陌生,从陌生到习惯

不管你在哈尔滨生活了多久

这座城市都值得你用一生去感受

投稿合作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