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下的你,车窗外的星。

离开的我,涌潮的人群。

岁月易碎,时间易失。转眼间,我已不是昨日的那个我,你也在改变。毕竟要与时俱进,忘记过去。肆意生长的枯草,流水经过便变得饥不择食。可迟早它也会喝饱,每日经过的流水也迟早会变得厌倦,草也会觉得理所当然。感情也是如此,理想中的爱情,应当是互相汲取,互相吸引。当然也要适当的远离,当一个人完全依赖另一个人,这种感情是不健康的。因为,一旦失去,变顿时觉得整个世界都塌了一样,但失去了一段时间后,你便会发现,没有他,你也会重新体验一把崭新的生活。从而,遇到更加令你珍惜的人或者更爱你的人。你现在所经历的一切,都是造就了日后那个无坚不摧的自己。每一次的相遇,很有可能是日后的别离,每一次的别离,都是为了下一次更好的相遇。人生苦短,处处别离。

精神的精致,生活的粗糙。

“斯是陋室,惟吾德馨。”当你与生活妥协,安于粗糙的他,有些人可能会抱怨,会不满。但有人却会随遇而安。愿意享受精神上的富足,所以无论生活有多么动荡,总有人会提起笔躲在黑暗的角落默读书籍,沉溺自己想象中的另一方天地,不去管食物有多么难以下咽,和生活给予自己的一身疤痕。屋外,纷纷扰扰的世界,淅淅沥沥的雨滴拍打地面落下的微小声响,都不足以打破他给自己设置的屏障。处事不惊,过眼云烟,目光所及,皆是淡淡一笔墨。望着远处山脉的轮廓,脑海就响起山脚下寺庙的钟声。花开时常无人来赏,我的心意也时常无人问及。也罢也罢,总有一天会明白,被人随意丢弃的东西,某天会被人重新拾起视若珍宝。微风掀起的树木的涟漪,总会停止涌动。

青春里的游离,成年后的游历,都是与世间相遇。

我身无长物,心只想着:赶着黎明时分天的朦胧,用镜头拍下退潮的那一刻。盖住别人对我的笑话。心心念念的人,终有一天会安全回到属于他自己的家乡。而骤然离去的身影,刻入脑海的声音是永恒的。这似乎是明明白白的告白,冷风过境,一切归于寂静。

其实最难受的是将痛苦搬离至安全区,某天将他的封印拆下,展现在世人的面前。痛苦无法做到面面俱到的撕心裂肺,只会扎进自己的心,你做不了挣扎。当你一遍又一遍地叙述着自己的痛苦,别人看见你现在的云淡风轻,其实是你在黑暗中久经沙场一次又一次的哭泣之后换来的。别人永远无法感同身受,你不去提起,也是对过去最好的悼念吧。

也许停泊了才是归去。

你来到风大的港,见到满目的船舱,亦明了了孤独灯塔的重量。稳稳地前行,是他们。而我只能在旁边看着别人抓螃蟹。你的笑靥,是赏花时好奇的眼睛。故梦已失,泪流无痕。愿冷风过境,你能自己添衣保暖。难以幻想,狂风呼啸,骤雨霹雳。再等等吧,熬过了这夜的灰,你就能担负起流浪的代价。白茫茫的雪山也有脚下的绿荫来填补空白。无畏远方,拥抱自己的胸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