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导报记者了解到,虽然目前尚未形成全国层面的统一要求,但是多地已开始尝试出台地方版“脱白”标准,除上海、天津等地先试先行外,潍坊市在全省率先启动了工业烟羽“脱白”治理,枣庄日前出台相应“脱白”治理政策,企业自发的“脱白”行动也在陆续推进中。

白烟致霾争议

进入冬季,时常可以看见工厂高高耸立的烟囱里冒出白烟——这种白烟完全是干净的水汽吗?事实上,“白烟”问题已引起行业广泛关注。有业内人士认为,这种由于冬季环境温度低于烟气露点而出现的白烟现象其实也有隐患:白烟中含有可凝结颗粒物和进入大气后迅速形成硫酸盐的SO3,加上这些目前还不被监测的超细颗粒物,远达不到排放标准。

去年,国际中国环境基金会会长何平的一篇文章——《不听工程师意见,中国三年治霾无功》引发业内关于“谁是雾霾形成的罪魁”的争议。

“湿法脱硫可能导致雾霾。”在当日的有色烟羽标准专题研讨会上,何平重申了自己的观点。在他看来,因为湿法脱硫工艺不完善,2012年后在煤炭总量没有明显增加、汽车增量也逐步趋缓的情况下,脱硫、脱硝全面实施,导致雾霾突然大面积加剧。

据了解,目前国内用于工业环保治理的脱硫工艺90%采用的是湿法脱硫技术,这种方法脱硫后排放的烟气湿度大,湿烟气里携带残留的细煤灰和硫酸铵、硫酸钙等可凝结细颗粒物和SO3。根据欧美经验,湿法脱硫通常需要加装烟气再热器(GGH),将烟气温度抬升到超过80度排放以除湿。而在国内很多电厂以节能和防止设备堵塞为由,经环保部门同意都拆除了GGH。

“由于GGH的取消,致使烟气中排出的水溶性粒子进入大气后形成的极细可凝结性颗粒物浓度增加7-35倍,再加上GGH取消后烟柱高度降低,减少了排放空间,耗水量增加一半,大气湿度提高,大量脱硝设施上马增加水溶性离子等原因,参照2013年的测试数据进行模型推算,大气中不易沉降的极细颗粒物与2012年相比增加上百倍。加上去除GGH后更多的水气排放更容易形成雾霾的气象条件,使得2013年雾霾集中爆发,2014年雾霾天数达到峰值。”山东省科技发展战略研究所副所长周勇分析称。

“2013年以来,由于湿法脱硫排出的有色烟羽没有得到有效治理,其中的可凝结颗粒物(含SO3进入空中后与大气中富集的氨快速形成硫酸盐)是进入官方检测范围的可过滤颗粒物的若干倍。由于可凝结颗粒物等极细颗粒物不断排放且没有被检测和控制,尽管我们采取各种措施,包括推行超低排放,煤改气,部分停产/限产等,雾霾仍然久治不愈。”周勇进一步表示。

不过,湿法脱硫技术可能导致雾霾的观点受到了国内一些专家的强烈反对,尤其是电力行业专家,他们始终认为燃煤电厂湿法脱硫是治霾功臣。周勇也强调湿法脱硫的历史贡献很大,如果没有犯这个去除认为没有大用的GGH的小错误,湿法脱硫没有大问题,煤炭也不会因为雾霾而被污名化。

项目已在多地上马

白烟致霾争议至今未休,不过,工业领域关于湿法脱硫技术的改善提升频频引发思考,尤其是企业在疾驰的环保治理中,渐渐意识到“滚滚白烟”与风景无关,的确存在着治理和提升的空间,并已付诸行动。

经济导报记者了解到,济南北郊热电厂近期上马了一个“脱白”项目,即在对烟气污染物治理的同时对余热进行回收。

“烟气余热回收量大于16兆瓦。中间是一个烟囱,前后加两个喷淋式的换热器。产生的水通过一个水箱沉淀之后把这些热量送到两台热泵里面,再送到热力站去。”北京华源泰盟节能设备有限公司的该项目负责人杨巍巍如是向经济导报记者介绍这个项目的主体情况。

实施“脱白”后,项目的经济性如何?

“整个项目投入2880万元,去掉增加的电耗和中和的碱液费用,还有一些运营费用,算下来纯收益700多万元,因为对管道进行了改造,投资回收期4年。减排的效果非常明显,二氧化硫减排59%,氮氧化物8.8%,对烟尘没有测试,还能节水。”杨巍巍说。

据了解,类似的“脱白”项目已在全国多地陆续上马。

“治霾当务之急是控制可凝结颗粒物的排放量。”周勇说。

如何“脱白”尚存考验

除了企业举措,一些省市地方政府也陆续出台“脱白”政策。

2018年6月,天津市印发实施《火电厂大气污染物排放标准》,在国内首次提出煤电机组烟气温度控制要求,对22套公共煤电机组启动“烟羽脱白”治理。河北确定2018年大气污染治理目标提出,完成钢铁、焦化等重点行业超低排放升级改造和烟气脱白年度治理任务。

潍坊市也于今年提出“七个率先”打响蓝天保卫战,启动工业烟羽脱白治理。该市提出,为解决火电、钢铁、焦化、碳素、垃圾焚烧等行业烟气“拖尾”问题,借鉴上海、天津等地市先进经验做法,率先启动烟羽除湿脱白治理工程,要求相关企业通过采取烟温控制等措施,在2020年1月1日之前完成相关改造。

“该项工作完成后,将大大降低烟气排放含湿量,减少烟气中可溶性盐、硫酸雾、有机物等可凝结颗粒物排放,基本消除石膏雨、有色烟羽等现象,为降低PM2.5浓度做出积极贡献。”来自潍坊政府方面的表述称。此后,枣庄也出台相应政策,要求试点开展位于城市建成区内的大型燃煤机组湿烟气“脱白”治理。

据悉,江西省在蓝天计划保卫战中也提到了“脱白”政策,不过时间并没有明确。

如何“脱白”依然是当前困扰业界的焦点问题。

中国环科院研究员张凡认为,有色烟羽里含有大量未知可溶性颗粒物,这些污染物没有反映在目前的烟气排放标准里,导致雾霾得不到有效控制。“进行烟气冷凝脱水是一个实用有效的办法,把这部分污染物降下来。但具体冷凝到什么程度,采用什么工艺,得取决于地区环境容量、行业和企业具体情况”,西安交大谭厚章教授认为。

“‘脱白’有点像美容,怎么‘脱白’?既然要美容就应该找正规医院,‘脱白’的工艺和技术经得起考验和打磨,不是说贴个面膜就是‘脱白’(通过控温消除白烟),这个就太简单了。”沃斯坦热力技术(北京)有限公司技术发展高级经理孟震说。

孟震认为,每一个“脱白”项目都要结合当地的气象条件、环境条件、空间场地、冷热源条件等一系列因素进行综合性考虑,不要搞一刀切。‍

文章转自:经济导报